手机购彩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失败的油价改革:哈萨克斯坦骚乱影响几何?

发布日期:2022-04-13 20:04    点击次数:185

记者 | 刘子象

哈萨克斯坦国内的骚乱愈演愈烈,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不得不派遣维和部队,出手相助。这场突如其来的变化看起来越来越政治化,但导火索却是非常具体的“小事”—— 对液化石油气涨价8毛钱的不满。

抗议活动始于哈国西部曼吉斯塔乌(Mangystau)地区的石油城市扎瑙岑。产油区的民众为何用不起油气、愤而上街?动乱对周边国家以及全球能源市场产生什么影响?

让市场决定价格:失败了

从2019年1月开始,哈国政府开始推动液化石油气电子交易的分阶段过渡。除了工业消费者和其他少数情况之外,日常几乎所有的液化石油气销售必须通过线上交易平台进行。其目的是逐步结束对其国内燃料消费者的价格补贴,转而让市场决定价格。

由于政府的价格管控和补贴,哈萨克斯坦作为主要的石油生产国,却经常面临油气短缺局面。当价格管制在今年1月1日完全放开时,政府的期望是国内市场供应增加,油气短缺问题也能得到解决。

对哈国生产商来说,生产销售液化石油气是亏本的。生产商举例称,他们在曼吉斯塔乌地区生产1升液化石油气成本是80坚戈,但却被要求以60坚戈的价格出售。对他们来说,“没什么理由”去提高产量。

这也导致生产商通过黑市,暗中将油气出口到价格更高的国外。政府提供的数据显示,在哈萨克斯坦,液化石油气的平均零售价格为每升110坚戈,比俄罗斯国内售价便宜三分之一,比吉尔吉斯斯坦便宜近一半。此次改革的另一个目标也是旨在解决这种非法交易。

但政府可能低估了该政策对工人阶层带来的冲击。尤其是对燃料需求大的地区来说,生活成本急剧上升。对曼吉斯塔乌地区的民众来说更是如此。

据估计,该地区有70-90%的车辆使用液化石油气,高于哈国国内许多地区。由于成本低,许多哈萨克斯坦人将汽车改装成使用液化石油气,液化石油气还被称为“穷人的交通燃料”。

尽管曼吉斯塔乌地区拥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但当地的生活质量普遍低于首都努尔苏丹和阿拉木图等大城市:道路状况较差,公共设施低于标准。另外由于食品须经过长途跋涉才能运到,导致最终价格往往比富裕的城市还要高。

几天之内,加油站的液化石油气价格从每升60坚戈翻倍到120坚戈,涨了60坚戈(约合人民币0.88元)。在当地人日常最需要的燃料上动手,这被认为是“从穷人手里抢钱”。

哈国政府则称向线上交易过渡并不是导致价格大幅上涨的唯一因素。能源部长Magzum Mirzagaliyev指责加油站操纵价格。他说,加油站的加价幅度为25%-50%,高于预期,“有理由怀疑加油站之间可能存在价格投机行为。”

曼吉斯塔乌的加油站迅速接过了抛来的球,将液化石油气的价格降至每升85-90坚戈。4日,经过与抗议者代表会谈后,该地区的液化石油气价格再次削减,降至每升50坚戈,这比抗议前的价格还低16%。

哈国政府似乎将“向市场过渡”视作万能的解决办法。在设想中,随着市场决定价格,制造和销售液化石油气对生产商来说更有吸引力,油气部门的投资者也有了足够资金,整修老化和低效率的旧工厂,或者新建工厂,司机们也不用再忍受经常出现的油气短缺。

新闻网站《欧亚网》文章称,面对不断升级的愤怒,政府目前可能不得不搁置求助于市场的想法了,应该思考“如何解决燃料行业的棘手问题。”

但是随着抗议扩散到其他城市,抗议人群的诉求也越来越政治化,怒火已经不仅仅集中在油气价格上了。

哈萨克斯坦公民社会运动“唤醒”的Darkhan Sharipov说:“这一切都始于油气价格上涨,但抗议的真正原因是人们生活条件差、价格高、失业、腐败。人们受够了腐败和裙带关系……希望托卡耶夫总统进行真正的政治改革,或者下台,举行更公平的选举。”

为了安抚抗议群众,托卡耶夫指示“对具有社会重要性的粮食产品实施国家价格调控......考虑居民公用事业费暂停上涨180天的必要性,以及向社会弱势群体提供二手房租金补贴的问题。”此外,托卡耶夫还指示起草《自然人破产法》,并设立由私人和公共资金资助的“为哈萨克斯坦人民”基金,以解决健康和儿童福利问题。

作为最大的内陆国,哈萨克斯坦油气资源丰富,占世界石油总储量的3%,位居全球第11位,天然气储量全球排名第22位,世界银行将其列为世界第9大原油出口国。

截至发稿,尚没有哈国主要出口油田产量中断的报告。据标普全球(spglobal),以雪佛龙为首的运营财团5日表示,虽然哈萨克斯坦产量最高的油田Tengiz的工人加入了抗议活动,“但没有影响到油田的生产”。Tengizchevroil(TCO)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一事件没有影响到TCO的生产运营。"

哈萨克斯坦每天生产约160万桶原油,其中大部分从俄罗斯黑海的新罗西斯克港作为CPC混合原油装运到世界各地。在有数据可查的最近一个月,即2021年11月,CPC原油的装载量共计138万桶/天。

但对于矿产资源来说,影响已经显现。世界核能协会的数据显示,2020年哈萨克斯坦的铀产量占全球约41%,主要出口到中国、欧洲国家、印度、俄罗斯、美国和加拿大,其地位有如沙特之于石油市场。

作为世界第一大铀生产国,核燃料市场研究和分析公司UxC最新数据显示,由于哈萨克斯坦抗议活动持续,5日国际交易平台上的铀价格已从每磅42美元上升到45.25美元,涨幅近8%。据彭博此前报道,哈萨克斯坦天然铀生产商Kazatomprom在伦敦证交所的股价下跌8.8%。

受牵连的邻国:受够了

邻国吉尔吉斯斯坦商界也正在热切关注哈国事态。这个经常“被坑”的邻居再次抱怨,重提要绕道中国,修建通往俄罗斯的物流通道。

吉尔吉斯斯坦国内生产者协会负责人Bakyt Degenbayev表示,哈国作为他们与俄罗斯贸易的过境国,无疑会影响国内经济。他们希望,通过哈萨克斯坦领土做生意的过程能变得更加简单。

尽管两国同为欧亚经济联盟成员,但吉尔吉斯斯坦商界将哈国看作“经常惹麻烦的邻居”。由于哈国定期加强对吉尔吉斯斯坦出口商的边境管制,导致货运卡车在边境线上经常排长龙。

卡车司机游说团Aidoochu Koom负责人Nydyr Toktorov表示,他们对边境关闭的前景没有过度紧张,已经习惯了在检查站连续几天的等待,“哈萨克斯坦人以前多次关闭边界,每年都会关闭两次。如果这次关闭,那将是一个星期,或者最多10天。现在情况就是这样。”

卡车司机独立工会副主席Igor Golubev也认为,当前局势对从国外运送必需品的威胁不大,“货运卡车在城市郊区行驶,不通过市中心,几乎不可能发生示威活动。”

即使基本货物运输畅通,但物价可能会受影响。吉尔斯斯坦的肉类、谷物、糖和葵花籽油等主食供应,依赖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如果哈国局势恶化,势必“影响吉尔吉斯斯坦国内一些食品的价格和供应,”而现在是冬天,情况可能比夏天更糟。

另外,吉尔吉斯斯坦还特别依赖俄罗斯提供的实惠的石油产品。2021年,俄罗斯向吉尔吉斯斯坦供应了46万吨汽油和48.5万吨柴油,全部免征关税。对2022年的预测是,再免税交付65万吨汽油和55万吨柴油。

物流专业人士表示,他们一直在游说政府探索绕过哈萨克斯坦的替代运输走廊,商界已经多次提出该想法,他们预计,经过此次哈国事件,政府可能会更加认真考虑替代路线的提议。

货运公司协会主席Gulnara Uskenbayev称,他们提议的一条路线是,货物通过中国,进入蒙古国,然后入境俄罗斯。





Powered by 手机购彩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