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购彩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美国“制裁大棒”重创埃塞纺织业,动乱之下有外资仍在观望

发布日期:2022-04-13 20:23    点击次数:183

记者 | 刘子象

新年伊始,非洲东部国家埃塞俄比亚就被美国移出《非洲增长和机会法案》(AGOA)受益名单,其产品出口到美国不再享受免税等贸易优惠福利。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声明中表示,鉴于埃塞俄比亚未能结束提格雷地区一年多的战争,且战争导致“严重侵犯”人权,违反了AGOA第506a条条款。该条款规定,成员国家不得从事“严重侵犯国际公认的人权”的行为。

自2020年11月以来,埃塞俄比亚一直处于内战之中,已经造成数千人死亡,超过200万人流离失所。据联合国数据,受战争影响的三个地区约有940万人需要粮食援助。2020年11月4日,“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提人阵)武装袭击驻守在提格雷州的国防军基地,埃塞俄比亚政府随即宣布对“提人阵”发起军事行动,至今已经一年多。

AGOA于2000年在克林顿执政期间出台,为非洲国家商品提供免税进入美国的机会。不过,前提是成员国必须满足人权、工人保护等条件,并且不对美国产品在其领土上适用海关禁令,以及在政治多元化方面取得进展等要求。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截至2020年,有38个国家有资格享受AGOA的福利。

20万埃塞低收入家庭受牵连

AGOA成员资格,对埃塞俄比亚来说意味着价值数亿美元的有利市场准入。在已经免税的5000多种商品之外,AGOA为符合条件的国家提供1800多种商品进入美国市场的免税机会。

AGOA帮助埃塞俄比亚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纺织业。从2000年到2020年,埃塞俄比亚向美国免税出口了价值7.22亿美元的服装,其中包括Calvin Klein和 Tommy Hilfiger等美国主要时尚品牌。

埃塞俄比亚回应称,对美国的决定“极为失望”。由于埃塞俄比亚的大部分经济增长依赖于制造出口商品,这项制裁将摧毁该国经济,并使许多低薪工人失去工作。埃塞俄比亚外交部称,美国此举将影响超过20万个低收入家庭和供应链中的100万人。

美国决定暂停埃塞俄比亚的贸易福利,还威胁到该国为全球时尚品牌供货的纺织业。埃塞俄比亚有非洲最大的纺织工业之一。据美国商务部纺织服装办公室 (OTEXA) 数据,2020年,埃塞俄比亚向美国出口了价值2.23526亿美元的纺织服装。现在,从埃塞俄比亚采购的美国零售商可能会转向西非国家。

美国此举还给因内战、疫情和高通胀而摇摇欲坠的埃塞俄比亚经济施加了更大的压力。在战区外,通货膨胀正在打击首都亚的斯亚贝巴。

在露天市场,当地人的一种主食谷物一公斤的价格接近50埃塞俄比亚比尔(1.04美元),比一年前高出25%。当地人Legesse Yadataa对价格感到绝望,称这是他每天在建筑工地工作收入的三分之一,“由于战争,商家不断提高价格,”他说,“我们没有足够的食物,房租超出了能力范围。生活非常困难。”

美联社的文章称,虽然拜登政府声称对埃塞俄比亚的内战采取公正的态度,但行动却与标榜的相悖。美国的制裁增加了“提人阵”赢得控制埃塞俄比亚的机会,或者,如果失败,则“肢解”这个国家。

一些埃塞俄比亚公司已经显示出出口业务下滑的迹象。位于亚的斯亚贝巴以南约270公里的哈瓦萨工业园区的一名纺织工人告诉美联社,几家公司已经开始离开,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外资:留守还是离场?

有1.1亿人口的埃塞俄比亚是非洲第二人口大国,劳动力资源丰富,国内市场潜力巨大。从1999年到2019年,该国经济平均每年增长9.3%,四分之一的人口得以摆脱贫困,因此被联合国视为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典范。

现任总理阿比2018年上任时,承诺开放这个“非洲最后一个尚未开发的市场之一”,要打造轻工业制造中心。

这吸引了中国、沙特、土耳其、印度等国家的大量投资。然而持续一年多的内战破坏了该国经济现代化的计划,阻挡了外国投资者。

在去年底路透社的报道中,伦敦投资公司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的Kevin Daly这样说:“埃塞俄比亚目前不可投资......政治局势非常脆弱,缺乏关于经济以及解决问题的信息和清晰度。”

拥有Tommy Hilfiger和True & Co.等品牌的全球服装公司PVH Corp已经关闭在埃塞俄比亚的制造工厂。在埃塞政府大力推动发展工业园区,以及生产出口鞋服等政策的吸引下,PHV Corp与其他美国公司一起进入埃塞俄比亚市场。拜登于去年11月初宣布制裁埃塞俄比亚,两周之后,PHV Corp就做出了关厂的决定。

总部位于纽约的非洲资产金融公司的首席执行官Frans Van Schaik表示,公司在埃塞俄比亚的设备租赁业务在战争中损失了近100万美元的农用设备。GPS追踪器显示,公司的拖拉机向苏丹边境移动,之后失去联系。接着埃塞俄比亚政府控制了租赁设备的农业合作社,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董事会解散。

外国投资者曾希望总理阿比的经济改革能够缓解外汇短缺。相反,自战争爆发以来,情况变得更糟。政府数据显示,埃塞俄比亚拥有24亿美元外汇储备,可以支付两个月的进口——低于通常被认为足够的三个月。

战争还损害了埃塞俄比亚从资本市场或其他债权人那里筹集额外资金的能力,其10亿美元债券的收益率在近几个月飙升至20%以上。

荷兰投资公司William Blair的基金经理Yvette Babb说:“我们不确定冲突是否会升级......在目前情况下,购买埃塞俄比亚国债让我感到不自在。”

但仍有投资者在培育长期市场。德国Helaba银行新兴市场经济学家Patrick Heinisch表示,尽管存在风险,但一些投资者仍在培育埃塞俄比亚庞大且不断增长的市场,外国直接投资将继续为政府提供“救命钱”。他还补充说,如果国有企业私有化,政府对现金的需求预计会给投资者更大的议价能力。

在西班牙上市的风力涡轮机制造商Siemens Gamesa去年初刚与国营的埃塞俄比亚电力公司合作第一个电力项目,该公司表示“业务如常”。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去年10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中表示,在疫情前持续超10%的高速增长之后,2021年埃塞俄比亚经济预计仅增长2%。同时没有2022年至2026年的增长进行预测,理由是“异常高度的不确定性”。

埃塞俄比亚则指责西方媒体夸大了战争的影响。国家财政部长Eyob Tekalign Tolina在接受印度电视台采访时称,政府预计到2022年6月结束的财政年度经济将增长8.7%,“埃塞俄比亚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我们正在谈论的是国内一个地区的冲突,但是整个国家正在蓬勃发展。”

埃塞俄比亚对美国的决定表示“难过”和“不满”,并要求美国重新考虑取消决定。声明说,除了进行改革,埃塞俄比亚正在采取各种举措,旨在带来和平与稳定、政治共识和经济发展。

尽管一些美国立法者和埃塞俄比亚游说团体要求拜登政府给予更多时间,让埃塞俄比亚能够满足要求,但美国还是取消了贸易福利。

“埃塞俄比亚从未像现在这样更需要AGOA的福利,”该国首席贸易谈判代表Mamo Mihretu表示。





Powered by 手机购彩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