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购彩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上海电影节 | 姜文:迷恋于创造一个世界

发布日期:2022-04-20 19:23    点击次数:103

“我觉得我拍的电影都是很有质量的。我们坚决站在自己的认知角度。谁说我们不对,那是他的错,不管。”这句话由导演姜文幽默地说出来,切合他在公众眼中狂傲自负,甚而有些孩子气的形象,似乎毫无不妥。

身为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评委会主席,姜文的一言一行都引得媒体关注。他的新片《邪不压正》即将于7月13日上映,金爵奖评委主席论坛也变成了剧组主创的集体亮相,而这自然是最令影迷兴奋的。

本该在上午十点开启的论坛,八点左右就在门口排起了长队。论坛一改往届的严肃面孔,变成姜文、彭于晏、周韵等主创的见面会,现场不时爆发出笑声。

除了明星,论坛嘉宾的数量在初始名单的基础上扩大不少,姜文花了差不多20分钟时间介绍影片的制片人、编剧、剪辑师、摄影指导、服装设计师,不吝赞美他们是 “最天才的”、“极富才华的”,每个人都尊称姜文为“姜老”。

导演谢飞曾感叹,姜文曾经七年不拍电影,对中国影坛是一种巨大损失。在上海电影节期间,姜文面对记者提出这个问题,轻快而骄傲地回应,“那七年,我也在演一些电影,后来拍了《太阳照常升起》,我觉得也很好。要不是七年没拍,我怎么能拍出那么好的电影?”

1994年,姜文拍出了导演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它在影史上的地位过于崇高,以至于成为姜文20多年里无法回避的话题。如今再被问及这部电影,姜文会采取迂回的方式:“我现在肯定没兴趣拍《阳光灿烂的日子》,我一个五十多岁的人,装成三十多岁我觉得不好意思,我没那感觉了。我得拍我现在能拍的东西,这样才有价值。”

根据作家张北海小说《侠隐》改编的电影《邪不压正》,就是54岁的姜文正在思考、渴望驾驭的题材。

用十年寻找《邪不压正》

关于《邪不压正》的话语权,姜文找了十年。

十年前,姜文就在作家张北海那里买下了小说《侠隐》的版权,其间又续了两次版权。之所以搁置这么久,是因为他得想明白一些困扰自己的问题。在《十三邀》中与许知远对谈时,他坦承自己的忐忑:“它不像《阳光灿烂的日子》离我那么近,里边很多东西是立刻能闻到的,《侠隐》离我有点远。”

张北海在《侠隐》的自序中写:“这里的北京,是没有多久的从前,古都改称‘北平’那个时代的昨日北京。……抗战烽火前夕,走进这虚实两个世界,是一位现代江湖游侠——越洋归来,替天行道,一了恩仇,穿云而去。”姜文用了十年时间去理解和认识《侠隐》,直到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掌握,电影的轮廓和面貌才逐渐清晰。

他反驳别人对自己的预设,拍电影时,他唯一忠实的只有自己。他觉得社会上弥漫着许多伪命题:“电影有什么语言?我不觉得有什么东西叫真正的语言,电影就是工具,最重要的是内容,是你对人生、对人世间的态度。”题材对他而言也是虚无的,“找什么题材,多鲜的肉,根本就是胡扯。还是要把剧本写好,或者拍你能有话语权的东西,你没有话语权干脆就别拍,拍了也是浪费。”

《邪不压正》的故事发生在北洋年间,被姜文称为“李小龙闯入卡萨布兰卡”。习武少年李天然目睹师兄勾结日本特务,杀害师父全家。他侥幸从枪下逃脱,伤愈后赴美学医多年,同时接受特工训练。1937年初,七七事变前夜,北平山头林立,乱世之中,李天然受命,回国决定开启复仇行动。

之所以拍以抗战为背景的故事,姜文说,1937年的中国面临国破家亡,这是全世界最应该表现的作品,中国做的还没有“洋人”做得好:“今天坐在这里的中国人知道纳粹是坏人,知道犹太人被迫害,那是因为洋人在这方面的不懈努力,他们的投资人、艺术家每年都在做这样的事,让中国的小镇青年都知道纳粹做了什么样的事,但是大家不知道日本人到底做了什么事。(拍电影)是一个对人世间负责任的态度。”

两年前,编剧何冀平就写好了完整剧本,姜文不满意,“我们都知道还没到能拍的程度,我也知道‘更好’是‘好’的敌人,我的确心里不能接受两年前写好的剧本,你们拍去吧。”

姜文拍电影,一向被外界误传为没有剧本。编剧孙悦澄清,并不是没剧本,只是修改次数多,耗时较长。拍摄过程中,编剧要始终跟进,不断修改:“摄影机拍下来之前,台词永远有改得更好的空间。”

对电影的一切,姜文近乎偏执地追求完美。摄影指导谢振宇想了个办法,一次打三组光,以应对导演随时变化的要求。周韵笑言,剧组每一个部门都被姜文打磨成细节控:“从剧本、摄影、剪辑,哪怕是服装的面料、颜色,都追求细节。甚至剧组吃饭也要搭帐篷,姜文不允许大家蹲在地上吃饭,都要坐着。”

人世间永远有荒诞

被压榨或是被开掘,《邪不压正》剧组里的每个人都全身心投入。彭于晏说,他直到现在都没法再接其他的戏,“导演非常了解演员,他一直在挖掘演员自己所不能面对的东西,他相信你可以做到,可以把表演变成更不一样的东西。”

姜文调教演员的功夫向来了得。从夏雨18岁凭《阳光灿烂的日子》夺得威尼斯奖、台湾金马奖影帝,到房祖名在《太阳照常升起》里的荒诞演出,在两位演员的职业生涯中,那样灿烂自然的表演可谓难以再现的巅峰。

姜文说:“表演其实是暴露,不是装模作样。我看到这些演员为了角色把内心世界、包括时间都搭在这儿,我要把他们的生命和角色生命融在一起,拍下来,将来他们过了多少年回头看的时候,不会觉得这段是表演,而是自己内心的暴露,是有意义的一段时间,对他个人也是很值得的经历。”

姜文谈彭于晏的表演,仿佛也是在说自己。姜文很早就以演员的身份红遍全国,《芙蓉镇》里的秦书田、《红高粱》里的余占鳌,《北京人在纽约》里的王启明,再到后来自导自演的多个角色,他的银幕魅力征服了跨年龄层的观众。

“我从来没有放弃做演员。”姜文说,“我希望我有这样的表演机会,但很少碰见这样的机会,因为很多时候摄制组根本就不明白要做这样的事。以前谢晋电影有这样的时候,外国电影也有,中国现在越来越少。”

一位曾和姜文合作《纽约,我爱你》的外籍制片人提及,姜文拍《鬼子来了》这样的沉重题材时,在严肃与苦难里总带着戏谑,欧洲人拍纳粹和犹太人题材时,很少有这样的喜剧色彩。

姜文认为,欧洲有严肃的《辛德勒的名单》,也有《美丽人生》、《虎口脱险》这样的喜剧,“你看悲剧的时候也有机会笑,我觉得那是一种荒诞。荒诞其实只有在观察超过表面的时候才会发现,它存在于整个人世间,无论是战争和非战争中,甚至在我们今天的论坛当中,永远有荒诞。”

姜文庆幸,他可以在创作中触及一些荒诞的东西:“因为荒诞不是可笑,是接近本质的东西。《阳光灿烂的日子》、《一步之遥》包括《邪不压正》里面都有。我四年拍一个戏,也在不断地寻找(荒诞),如果不找到这个,随便拍戏,我一年可以拍四个,不难。但是找到它是比较难的。”

从《阳光灿烂的日子》到《邪不压正》,姜文总在拍一个已经逝去的时代,那些发生在动荡年代的故事更加吸引他的注意。在早几年,他的回答是:“乱世容易出英雄。生活一旦极端化,故事就容易出看点。”

最近他反复强调没有那么怀念过去:“我骨子里反对今不如昔的那种认识。我理智地认为现在比过去好,未来肯定比现在好。我觉得民国并不特殊,就是我们的昨天吧。今年也很快变成昨天了,没有那么大的区别。”

彭于晏记得,姜文在闲聊时提过自己为什么拍电影,电影对他来讲就是另一个世界,有时候会觉得拍电影好像可以逃脱现在的世界,电影世界更美、更浪漫。

姜文说,他拍电影是迷恋于创造一个世界,“生活第一,电影第七。我从来不说电影是生命,要为它付出,我要死在片场。永远要吃好、睡好、喝好,在这些都做好了以后,(电影)自然会好。”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葛怡婷

关键字

姜文彭于晏邪不压正阳光灿烂的日子

相关阅读 习言道 | “把一个清洁美丽的世界留给子孙后代”

03-23 21:22 漫谈后疫情时代:一个没有工作的世界

在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之前,世界上许多地方的工作情况已经岌岌可危, 2020 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将就业情况推下了悬崖:美国和英国等被该病毒重创的许多国家,失业率飙升至异乎寻常的水平。更明显的是,新冠肺炎疫情加强了用机器取代人类的动机。如英国政府曾一度向960 万名工人(超过英国雇员总数的1/3)支付高达80%的工资,以使他们免于失业。但许多国家的政府并没有采取类似做法。以药物为例,在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之前,80% 的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医生需要进行面对面的预约。

03-23 17:23 金融委传递重要信号:房企宽信用要来了?| 首席观大势

国务院金融委今天召开专题会议指出,切实振作一季度经济,货币政策要主动应对,新增贷款要保持适度增长。

必读 03-16 22:06 一起向未来|完整的热爱创造无限的奇迹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比常人辛苦千百倍的努力,他们或许眼中无光但心中有光,他们或许身有残缺但不妨碍逆风飞翔。

03-03 08:41 上海“神秘房东”抛售93套房?真相原来是这样的

入账4.5亿的“房叔”并不存在。

必读 2021-10-24 18:04 一财最热

广告联系订阅中心法律声明关于我们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上海互联网举报中心友情链接沪ICP备14015572号-2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80001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沪公安网备31010602000015号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意见反馈邮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60101转6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技术中心技术合作:直播合作:百视通

第一财经APP

第一财经日报微博

第一财经微信服务号

第一财经微信订阅号

第一财经VIP APP

点击关闭



Powered by 手机购彩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